工业软件:大隐于市,大象无形

2018年4月16日,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宣布对中兴通讯实施禁令,自当日起7年内,禁止所有美国企业和所有跟美国有关的企业与中兴开展任何业务,中兴公司从美进口的芯片和软件全部被卡断。事发数周后,中兴5月9日宣布 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经无法进行 。如今整整两个月过去,在要交纳10亿美元罚款、4亿美元保证金、更换公司全部董事会成员以及同意美方监管运营的情况下, 有可能 了结此事。然而何时能了,仍存悬疑。

该事件甫一爆出,即引发了公众对中国高技术产业的危机感和严重担忧。长期以来,中国高技术产业诸多核心技术一直处于受制于人的状况,并非只有芯片,并非只有中兴,并非只是这一次。针对中国企业的明枪暗箭,一直在射来。其实在诸多的工业品领域,众多产品命脉一直被国外把持,众多核心技术一直无法自主可控。尤其是在工业软件等领域,几十年来被国外软件把持,其情形甚于设备及芯片,只是公众通常感觉不到而已 之所以感觉不到,是因为 看不到 ,因为 看不到 ,而对其忽视、轻视或者无视。

但是, 看不到,却极其重要,不可须臾或缺 ,恰恰是软件的基本属性之一!

软件:大隐于市,大象无形

软件, 隐于市 , 无形 。看不见,摸不着,尝不到。因此,很多人也就对其忽视、轻视或者无视。

但是软件又如同空气之于人类一样,让人类社会中的无数设备以正确的逻辑保持正常的高速运转,以维护社会基础设施的正常运营,须臾不可或缺。今天,一个没有软件的社会是不可想象的瘫痪场面。

四十年前,软件只是芯片的附属物,其作用范围限定在单片机之内,普罗百姓不知道还有 软件 这么一个东西。

三十年前,软件开始崭露头角,其作用范围限定在操作系统中的小工具,大家对软件的印象就是 算个数 或者 玩个游戏 而已。

二十年前,人们开始重视电脑的应用,因为软件无法像硬件一样可触可见,而且无法做成固定资产,因此,很多企业领导都愿意花钱买一大屋子电脑摆在那里,好看且有面子。而软件嘛,领导的想法就是去拷贝几个盗版用用,或者轻蔑的说: 软件还不好办,找几个学软件的人花几万元就开发了!

近十多年来,软件大举进入了机器,成为了机器中的 软零件 ,进而成为了机器的大脑和神经,主宰了机器世界的运行逻辑;同时,开发任何复杂产品,都已经离不开软件手段的支撑,从此,世界上再不能缺少软件。而这两大类软件 辅助开发产品和置身于产品的软件,统称为工业软件。

网景创始人、硅谷著名投资人马克 安德森认为: 60年前的计算机革命,40年前的微处理器发明,20年前的互联网兴起,所有这些技术最终都通过软件改变各个行业,并且在全球范围被广泛地推广。 他的研究结论正如他写的文章名称 《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》。

工业软件与IT软件大相径庭

如果单纯说软件,很多人都认为软件是属于IT范畴。最为可怕的是,不仅很多企业领导这样认为,政府主管领导也这样认为,高层决策者还这样认为!曾几何时,一说要加深对工业软件的重视,研究工业软件的问题,有关领导就会找来一大堆IT人士,大家在一起云山雾罩地讨论一堆与IT有关的问题。

笔者真想以雷鸣般音量反复地大声疾呼:

软件是软件,工业软件是工业软件!

工业软件的第一属性不是IT!工业软件 姓工 !

笔者必须强调:工业软件是一个典型的高端工业品,它首先是由工业技术构成的!研制工业软件是一门集工业知识与 Know-how 大成于一身的专业学问。没有工业知识,没有制造业经验,只学过计算机软件的工程师,是设计不出先进的工业软件的!

国内软件业界资深专家陆仲绩曾说 没有与众不同的核心技术,就难以体现出价值的。对于工业软件中不仅要有熟悉的行业背景,CAE更要求有各种实践经验和大量隐性的知识和判断。这个投入是天量的,全球最大的CAE厂商ANSYS每年的研发投入在3亿美元左右,也就是每年投入20亿人民币。每年循环,持续如此。

如果我们能够像解剖人体一样来解剖软件的话,当我们打开软件的 躯壳 时,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工业技术。

Copyright © 2018 澳门ag真人游戏澳门ag真人游戏-澳门ag注册平台-澳门银河ag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